藏龍網會員服務
  • 藏品
  • 店鋪
  • 拍賣
  • 圖庫
  • 資料
  • 證書
  • 信用
藏龍免費開店
當前位置:藏龍古玩藝術品收藏交易網 >首頁 -> 行情 -> 行情分析

TOP

李苦禪畫作市場分析(圖)
2012-08-31 17:21:01 來源: 作者: 【 】 瀏覽:80546次 評論:0
 李苦禪作品欣賞
 李苦禪作品欣賞

  繪畫大師齊白石有個非常出名的徒弟,他就是李苦禪。在很多人眼中,李苦禪不是一代大師他卻高于一般畫家。李苦禪的筆墨功力深厚,李苦禪擅長中國寫意花鳥畫,尤其擅長畫鷹。李苦禪的人品十分高尚,他自己說:“人無人格,畫無畫格。”他一身正氣,正直豪爽,作畫如人。很多人都說他糊里糊涂的在作畫。

  李苦禪擅長畫什么

  李苦禪(1899~1983),原名李英杰、李英,字超三、勵公。生于山東省高唐縣貧苦農家。

  1918年有幸得識徐悲鴻大師,得授西畫技藝。1922年考入北平國立藝術專科學校西畫系專修西畫,1923年拜師齊白石大師門下,成為齊派藝術第一位入室弟子,由此探索“中西合璧”改革中國畫之路。新中國成立后,他曾任中央美術學院中國畫系教授、中國畫研究院院務委員、中國美術家協會理事、全國政協委員。

  李苦禪先生是中國寫意花鳥畫歷史上,繼宋代法常、明代徐文長、清代八大山人、吳昌碩與近代齊白石之后的又一位統領時代風范的大師。他的畫,源于自然,融乎心田,流諸筆端,復歸于自然的“天籟自鳴”之境界。他主張“書至畫為高度,畫至書為極則”,因此,他的畫筆力雄健,氣勢渾厚,以大手筆、大寫意、大寫情而著稱,在中國寫意花鳥畫方面有突出的貢獻。

  李苦禪的作品繼承了中國畫的優良傳統,吸取石濤、八大山人、揚州畫派、吳昌碩、齊白石等前輩的技法,并融中西技法于一爐,滲透古法又能獨辟蹊徑,在花鳥大寫意繪畫方面發展出了自己獨到的特色。具有筆墨厚重豪放,氣勢磅礴逼人,意態雄深縱橫、形象洗練鮮明的獨特風格,樹立了大寫意花鳥畫的新風范,長屏巨幅更為世人所矚目。

  李苦禪先生筆下的花鳥世界,渾厚、平實而妙得天趣。他經常以松、竹、梅、蘭、菊、石、荷花、八哥、鸕鶿以及雄鷹等等作為題材作畫。他用自己獨到的審美觀點與豐富的表現手法,創造出許多形神兼備、千姿百態的藝術形象。他筆下的花鳥,既有一定寫實的成分,但又不是對自然物象純客觀的描摹,而是高度凝練之后的再創造。在看似隨意中蘊含著樸拙之氣,在自然含蓄中蘊含著陽剛之氣,他的運筆線條如行云流水,蒼勁樸拙,筆法凝練簡約,卻意趣盎然。筆墨縱逸豪放、雄健磅礴。他駕馭筆墨的能力,駕馭寫意技巧的能力是驚人的。對于他來說,畫幅越大就越能自由揮灑。他的作品尤其到了晚年,愈加返樸歸真,雄健蒼勁,筆墨揮灑中已經達到了“筆簡意繁”的藝術境界。

  他將西方雕刻、繪畫方法、精神融入國畫教學。并率先將京戲作為“傳統美學與文化藝術之綜合”引進美術教學之中,親自粉墨登臺,現身說法,誠如當年《晨報》所評:“年來北方藝壇上創造派的先鋒,異幟獨標,要算這位大名鼎鼎的李苦禪先生。”

  李苦禪畫作辨偽

  李苦禪的繪畫之所以比一般作家高出一籌,是因為他以書入畫,憑借幾十年的碑學功夫書寫渾厚拙樸的線條,以及筆墨濃重的集合塊面。記錄中、朝、日關系史的《好大王碑》在他手里不知臨了多少遍,他一生都在練習書法,即使是“文革”時期也未停歇,直到逝世前六小時,他還在臨寫顏真卿的《畫贊貼》。他喜歡顛張旭、狂懷素,在方折中增加圓轉。他的書法由帖入手,成于碑風,于南派的神韻中滲透入北派雄強的筋骨,形成了厚樸沉雄的獨特書風,有人評其為“已過齊師”。

  他的書法作品遺留不多,主要見于畫的款題,有對聯《書畫延年,煙云供養》(圖7)166×66厘米,《生元域澤天下,盛德有范人間》等。這里有一幅落李苦禪款《精鷺八極,心游萬仞》(圖8)151×90厘米,從“苦禪”二字落款看應為1973年以后,以前落款不用這樣形式,此書法沒有方折于碑體的霸氣,筆畫肥厚缺筋骨,與苦禪的對聯一比較,真偽分明。

  李苦禪部分作品成交價

  李苦禪的存世作品不多。80年代末開始進入海外拍賣市場,價格不低,1990年他的24開《花鳥冊》(個14*19.5cm)在佳士得拍賣會上以15.4萬元成交,1993年在北京拍賣市場上,他的《松鷹圖》(327*150cm)以17.05萬元成交,1994年他的《紅荷》在中國嘉德拍賣會上以9.35萬元成交。近幾年,他的作品有較大回落,他的《海鷹》(96*44cm)在 ’96佳士得拍賣會上以1.38萬元成交;他的《群英圖》(65*124cm)在廣州嘉德拍賣回上以3.85萬元成交;他的《耐盟圖》(86*46cm)在’97榮寶拍賣會上以1.21萬元成交;他的《無量壽佛》(估計1.5萬至1.8萬)在’98中國嘉德拍賣會上只以0.55萬元成交。從李苦禪的市場表現看,有逐級走低的趨勢,后市值得關注。(本文主要取材于吳力超先生之《名家書畫市場行情》一書)

  1993年 佳士得荷花蓮藕

  3.2萬港幣1993永成竹鳥

  0.99萬港幣1993永成曉興圖

  1.1萬港元1994蘇富比野塘清趣

  4.37萬港元1994蘇富比鷹

  4.14萬港元1994嘉德紅荷

  9.35萬人民幣1995翰海英姿颯爽

  13.2萬人民幣1995翰海花卉(四屏)

  8.8萬人民幣1996佳士得海鷹

  1.38萬港幣1997嘉德秋色

  3.08萬人民幣1997廣州嘉德群英圖

  3.85萬人民幣1997廣州嘉德風雨瀝瀝

  1.65萬人民幣1997榮寶耐盟圖

  1.21萬人民幣1997榮寶紅梅水仙圖

  2.42萬人民幣1998嘉德無量壽佛

  什么叫做命運多舛——記畫家李苦禪

  1922年秋天,從山東來北京求學的李苦禪在北大中文系肄業,考取了北京國立藝專西畫系,后又拜師齊白石門下,開始了含辛茹苦的藝術生涯。

  然而,自從考上藝專以后,李苦禪僅是接到家里寄來的十塊大洋,一貧如洗的父母再也借不出錢來供他上學了。從此,他的生活再次陷入窘境,不僅無力繳納學費,甚至連穿衣吃飯的錢都沒有。

  一天,正當李苦禪被新學期的學費逼得抓耳撓腮、走投無路的時候,他在宣武門街上遇到了曾在一起練武的丁五哥。這會兒,丁五敞著短衫,脖上扎著根白毛巾,拉著一輛洋車正在路邊找生意。

  當他看著丁五被太陽曬得黑紅淌汗的臉,李苦禪心中一亮,他想:何不托丁五租一輛洋車,以度眼下這個難關呢?他當即把自己的想法和眼前的窘境告訴了他。

  哪知丁五聽后連連擺手:我說哥兒們,你別逗了,大學生拉洋車,聽都沒聽說過。

  說著從兜里掏出一塊大洋塞到李苦禪手里,一邊說:缺錢說一聲,先拿著花吧。

  李苦禪說:五哥,謝謝你,可是你能養俺一輩子嗎?你也是上有老下有小的,掙這點錢不容易,只要你幫俺租輛車就算救了俺。

  一面說著他又把那一塊大洋塞回到丁五的手里。

  就這樣,由丁五做擔保,李苦禪成了北京城里,千千萬萬個靠苦力吃飯的人力車夫中的一員。

  一次,天剛朦朦亮時,他正準備到西四牌樓交車,忽聽背后有人高叫:洋車!

  他忙轉身朝發出喊聲的方向跑去。待到走近,他才看清,齊白石老人在一個青年的攙扶下站在他面前。他大吃一驚,扭身就要躲開,身后傳來白石老人的喊聲:英杰,還不站住,送我回家呀。

  李苦禪的心嚇得“怦怦”直跳,他神色慌張地把車又轉了回來。回家的路上,身后的白石老人默默無語,李苦禪幾乎能聽見老人那細微的鼻息聲。他終于憋不住了,怯怯地問:先生,您生俺氣了吧?

  老人輕輕回答說:我生你啥子氣?

  李苦禪說:俺拉車,給您丟臉了。

  白石老人大聲說:你胡說!丟臉?丟誰的臉呀?老夫早年當過木匠,難道我也丟臉嗎?英杰,我是看你拉車心里難過呀!

  一句話說得李苦禪的鼻子發酸,淚水模糊了雙眼。后來,為了幫助李苦禪,齊白石特挑選了他的一些字畫,親筆題款后讓他送到畫店賣掉,這樣來資助他完成學業。白石老人曾經在他的一幅畫上題詩贊道:論說新奇足新奇,吾門中有李生殊。須知風雅稱三絕,廿七華年好讀書。

  在白石老人的幫助下,李苦禪的大寫意藝術日漸爐火純青,終于在1925年夏天北京國立藝專畢業生畫展上嶄露頭角,成為北京師范學校和河北省立師范學校的兼職教師,結束了他艱辛的學子生涯。

  李苦禪一生三次結婚。娶第一夫人肖氏時還在聊城省立二中讀書,時年十六歲,小肖氏六歲,完全是奉“父母之命,媒妁之言”,根本就沒有什么感感情。肖氏體弱多病,1927年在家鄉為他生下一個女兒以后就病故了。

  他的第二次婚姻倒是頗具傳奇色彩。那是在1928年冬天,齊白石門下收了一位女弟子凌嵋琳。她出身書香門第,苗條秀美,眉宇間卻凝著幾分孤傲。

  李苦禪跟凌嵋琳的接觸多了起來。凌嵋琳畢業于中國第一國立美術學校,一向目恃才高,但對眼前這位耳聞已久的剛正樸實的山東大漢,懷有英雄般的敬重和深深的愛慕。她深為他的畫中表露出的磅礴大氣和平實淡泊所懾服,不久她就參加了李苦禪創辦的“吼虹畫社”。

  凌嵋琳經常到“吼虹畫社”里來。開始,她是來向師兄請教畫藝,幫他整理畫案,收拾房子,后來還悄悄地把他的衣服拿出去洗,弄得李苦禪很不好意思。凌嵋琳待人一向大方,大概是因為心里有了隱私,見到李苦禪總感到臉熱,而李苦禪卻毫無察覺。

  有一次,凌嵋琳見他又在專心作畫,鼓足勇氣說:師兄,你不常說要謝我嗎?那就請你給我畫一對鴛鴦吧!

  李苦禪問:怎么,你要辦喜事啦?

  凌嵋琳說:誰說的?

  這時她粉紅的臉那會兒變得緋紅,說:畫鴛鴦就得辦喜事么?我喜歡鴛鴦,它們親親熱熱,白頭偕老,人世間要是都能像它們一樣那該多好呀!

  李苦禪憨笑著,在一張宣紙上畫了兩只雄鷹,一黑一白,英姿勃勃。

  凌嵋琳說:師兄,我要的是鴛鴦!

  李苦禪說:俺知道,你別急。

  于是他順手在畫上題了幾個遒勁的楷字:雄鷹不搏即鴛鴦。

  他把畫遞給凌嵋琳,說:你看,滿意嗎?

  凌嵋琳說:“不滿意。”

  她還故意撅起小嘴,話中有話地說:鷹的樣子太傻,總是冷冰冰的,感情一點都不細膩。

  李苦禪對她說:嵋琳,你錯了,難道非一天到晚纏纏綿綿,卿卿我我才算感情細膩?

  接下來李苦禪認真地說:你看那白鷹正用嘴給黑鷹擇毛,正準備著新的騰飛,這才是讓人羨慕的感情呢。柔弱的鴛鴦是經不起暴風雨的。嵋琳,如果有一天你要成家,俺勸你找的是雄鷹,而不是鴛鴦。

  凌嵋琳說:我……,我一輩子不嫁人。

  凌嵋林的臉紅到了脖根。

  李苦禪疑惑地看著她,說:你可別學俺。

  凌嵋琳說:你呀,你……還不如自己畫的鷹!

  她說完這話,羞紅著臉低頭跑了出去。

  李苦禪一下就明白了,他心里一顫,全身被這突如其來的愛情震撼得酥軟,年近三十的他,第一次嘗到了人世間竟有如此甜蜜的的感情。

  1928年仲秋,李苦禪與凌嵋琳在一片祝福聲中幸福地結合了,婚后他們搬到阜成門內柳樹井二號的凌嵋琳家居住。然而,也許那番關于雄鷹與鴛鴦的對話映照出的人生觀的不同,婚后,苦水中長大的農民的兒子李苦禪和書香門第出身的凌嵋琳的差距顯得越來越大了。凌嵋琳理想中的夫婦生活是花前月下般的詩情畫意,可結婚一年多,李苦禪整天忙著和一幫畫友、票友作畫、說戲,從來沒有時間陪凌嵋琳逛過公園或下一次飯館。

  最后凌嵋琳惱火的是,他們住的那兩間小屋整天賓客不斷,不管是拉洋車、蹬三輪的,還是練武的、賣泥人的,李苦禪和他們一聊就是大半宿,晚了就留人家在家過夜,把凌嵋琳趕到岳母屋里去睡。

  凌嵋琳感到越來越乏味,當初籠罩在李苦禪身上的讓她感到神秘炫目的光環沒有了,她現在看到的是實實在在的土得只會說“俺”的李苦禪。

  恰在這時,一個叫張若谷的青年闖進了他們的生活。張若谷人長得英俊,但生活窮困潦倒,最初拜訪李苦禪是為了向他學習繪畫。一向待人熱誠的李苦禪真誠地接待他,經常留他在家吃住。日子一久,凌嵋琳對婚姻的失望和哀怨引起了張若谷的注意。李苦禪去到杭州以后,他就以請教凌嵋琳畫藝為由,往凌家跑得更勤了。1934年,心生異夢的凌嵋琳登報聲明跟李苦禪解除婚姻關系。

  這次長達六年的失敗婚姻對李苦禪的打擊很大。他心灰意冷,很長時間不愿談及感情之事,直到八年后的1942年,經人介紹認識了后來的終身伴侶李惠文。當時,二十四歲的李惠文剛從德州博濟醫院高級護士學校畢業。她出身貧寒,文靜漂亮,是濟南畫家李省三的養女。相同的命運、同樣的苦出身把他倆的心拉近了,認識半年后,他倆就結合了。這場平實、自然的婚姻如李苦禪筆下的大寫意那樣,一直持續到他生命的終結。

  抗日戰爭初期,北京淪陷,李先生極為激憤,辭去一切“公職”,隱居前門老爺廟與西城柳樹井二號,因他平日與愛國志士交往甚密,于1939年被捕入獄,嚴刑拷打,堅貞不屈。

  抗戰勝利后,1946年任“北京國立藝專”教授。1949年,北京解放后改為兼任教授,李先生于1950年上書毛澤東主席,請求安排工作,毛澤東當即寫信給徐悲鴻院長,并派秘書前去看望,隨即李先生被安排到“中央美術學院”附設之“民族美術研究所”任研究員。爾后又調至該院的國畫系任寫意畫教授。

  而“文革”期間,李先生慘遭迫害,被誣為“反動學術權威”,關進“牛棚”,經受百般折磨,之后又被下放到農村勞動。1972年周恩來總理派人請老畫家作畫,李先生被邀請參加,三年中為國家作畫三百余幅。

  “文革”后,李先生總算恢復了名譽。繪出《紅梅怒放圖》、《晴雪圖》等等,爾后,又任“中國畫研究院”院務委員、中國美術家協會理事與政協第五、第六屆全國委員會委員。

  1981年投入科教片《中國花鳥畫》、《苦禪畫鷹》與《苦禪寫意》的拍攝工作,把他畢生的寶貴藝術經驗,毫無保留地付諸銀幕,獻給億萬子孫后代。在次期間,創作了巨幅“墨竹圖”和“盛夏圖”等杰作。

  1982年春赴廣東經濟特區訪問,非常興奮,深感中華振興有望,立下了百幅創作的壯志。

  1983年春,有關部門舉辦李苦禪教授從事教育事業六十年祝賀大會。6月8日應邀為日本長崎孔子廟,書寫了巨聯:“至圣無域澤天下,盛德有范垂人間”。

  1983年6月11日凌晨一時做古。

  中國近百年繪畫的發展,花鳥的創新成就是非常高的,可是再往前發展一步也是極其困難的。因為大師林立啊!前輩的成就太高了,如果再往前發展一步那是很不容易的。李苦禪先生在當代花鳥畫家里是非常有成就,有自己獨創性的,他的個性面貌非常強,他的作品精神內涵上非常豐富的,李苦禪先生的藝術成就還值得重新深入地進行研究。另外,對于李先生早期的藝術道路,藝術成就也還有一個重新認識的必要。

  當時在二、三十年代的時候,苦禪先生在當時的藝術實踐,他是走在整個時代的前列的,在這一點上是非常可貴的。要考慮到整個這個時代一個大的文化環境、文化背景,把李先生放在這樣一個大的整體的背景看他的作用,看他的價值。

  二十世紀前期,我們中國美術運動的中心,一個是上海,一個是北京,還有一個比較晚一些的是杭州。苦禪先生當時正好是在這三個地區都生活過,工作過。他早期的藝術實踐,就跟當代我們中國美術發展——往前推動,正在開動的時候融和在一是起了,他在這里邊起了重要作用的。他不是站在保守的那一面,而是站在革新的一個方面。苦禪先生的藝術里邊作為一種知識的結構,他是有中國傳統,有西方的藝術觀念。

  他把一個很廣博的東方的背景都融入了他的藝術觀念、藝術的創造中了。所以我覺得苦禪先生的藝術,在中國當代的中國畫壇,他是一個非常杰出的代表,放在歷史長河中他也是非常杰出的。



Tags:李苦禪畫作市場分析(圖) 責任編輯:夏日草叢
】【打印繁體】【投稿】【收藏】 【推薦】【舉報】【評論】 【關閉】 【返回頂部
上一篇全球藝術品市場的冷暖與共 下一篇藝術品高端市場有待培育

評論

帳  號: 密碼: (新用戶注冊)
表  情:
內  容:

相關欄目

最新文章

圖片主題

熱門文章

推薦文章

相關文章

廣告位

  • 藏龍微信
    關注藏龍微信
關于藏龍古玩網  藏龍古玩網招聘   藏龍網賬戶    廣告合作  聯系藏龍古玩網
版權所有@2011 藏龍古玩藝術品收藏交易網(www.cbkakx.live)
Copyright @ All Rights Reserved 藏龍古玩收藏網 豫ICP備14021024號-1
在線客服系統
东方摄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