藏龍網會員服務
  • 藏品
  • 店鋪
  • 拍賣
  • 圖庫
  • 資料
  • 證書
  • 信用
藏龍免費開店
當前位置:藏龍古玩藝術品收藏交易網 >首頁 -> 鑒定估值 -> 行業鑒定資訊

TOP

天價瓷碗鑒定的廟堂與江湖之爭
2012-03-23 09:48:35 來源: 作者: 【 】 瀏覽:71940次 評論:0
人物簡介:

    毛曉滬,北京華夏物證古陶瓷鑒定中心主任,中國(香港)古陶瓷科技鑒定中心首席鑒定師,文化部藝術品評估委員會委員,當代中國古陶瓷界著名實戰派鑒定專家,資深古董投資專業顧問,中央電視臺《鑒寶》《尋寶》《藝術品投資》等節目特約專家。

    楊靜榮,北京故宮(微博)博物院副研究員,現任北京逸仙專修學院(原中國大學)教授、中陶古藝術品鑒定技術開發中心技術總監、《寶藏》雜志專家委員會委員。

  在毛曉滬看來,這場官司紛爭的根源只是“廟堂”與“江湖”的博弈,孰是孰非,沒有定論。但這場博弈的代價之一,是他與楊靜榮十余年友誼的破裂。

  2011年12月22日,拿到裁定書后的毛曉滬在北京豐聯廣場召開了新聞發布會,暢談和披露了案件中的一些內幕。

  當天,頗為激動的毛曉滬感慨地說:“學問不在官府,學問常在民間。縱觀中外文明史,從孔子到魯迅,從哥白尼到愛因斯坦,凡成就大學問者,無不出自民間,只是后來廟堂與江湖常常相融而已。我認為古陶瓷鑒定學的誕生和發展亦如此。”

  毛曉滬:鑒定如此出爐

  2012年1月,在位于北京方莊的北京華夏物證古陶瓷鑒定中心內,記者再次見到了毛曉滬。關于案子的前因后果,他向記者娓娓道來。

  汝窯是宋代名瓷,位列五大名窯之首,目前存世量極少,絕大多數都珍藏于世界各大博物館中。多年前,河南省考古研究所對寶豐清涼寺汝窯遺址進行了系統發掘,得到的多是瓷片。1989年3月間,在河南省寶豐縣大營鎮的蠻子營村,農民起土時發現一批窖藏汝窯瓷器,當時就被群眾哄搶一空。后經公安和文物部門的追繳,共收獲47件汝窯瓷器,其中就有劉健所說的汝窯碗殘件,它的全名應叫“汝窯海水龍紋缽”。事后也發現有少量汝窯瓷器經香港流入國際市場,據說都是收繳后的漏網之魚。根據《文物法》規定,中華人民共和國境內的“出土”文物應歸國家所有。據藏家介紹,當地政府收繳出土的汝窯瓷器時,曾向農民許諾,凡上交者都會給予重獎。

  涉案的“汝窯海水龍紋缽”要從10年前說起。2001年春季,有個香港藏家攜汝窯海水龍紋缽到北京華夏物證古陶瓷鑒定中心要求進行技術鑒定。由于汝窯是古瓷之王,海水龍紋缽更是寶中之寶,引起我的高度重視。

  我首先認真審驗了器物的外觀,并與河南寶豐清涼寺出土的宋代汝窯瓷片進行了嚴格比對。無論是該器物的胎質、釉質、成型、裝飾工藝和支燒工藝都與真品相同,器物表面尚留有明顯出土痕跡等自然舊貌。為慎重起見,我又將其拿給故宮古陶瓷專家楊靜榮鑒定(當時我和楊的關系尚好),并得到他的贊許。同時,我又給河南考古研究所研究員趙青云老師打去電話,重點核實這件東西他是否鑒定過,因為藏家出具了一張趙青云老師手書的鑒定證書。趙青云老師給予了肯定答復。通過上述傳統鑒定后,我又把它送到中國歷史博物館文物保護實驗室由姚青芳研究員采用最先進的XRF熒光光譜儀進行元素分析。鑒定結論是該器物的釉質成分與寶豐清涼寺出土的宋代汝窯瓷片的釉質成分完全一致。緊接著,我又把它送到中國地質科學院紅外線實驗室,由郭立鶴老師(享受國務院專家津貼者)進行釉質老化鑒定。鑒定結論同樣是器物釉質老化程度與宋代汝窯瓷片相同。經過兩項科技檢測和多位古陶瓷專家傳統經驗鑒定,均未發現此器物有當代人工做偽痕跡,且各項指標均與宋代汝窯真品相符。最后,我才確定該汝窯海水龍紋缽應為宋代真品,并為藏家出具了“鑒定報告書”。

  事隔3年,2004年早春的一天,故宮博物院的楊靜榮找到我說:“有藏家想買汝窯瓷器。咱們那年不是共同給人家鑒定過一件‘汝窯海水龍紋缽’嗎,你能不能聯系上藏家?如果東西還在,就勸他賣了,我們也可以拿點兒傭金。”

  于是,我便跟香港藏家聯系上了。經過討價還價,香港藏家同意以80萬元將這件汝窯瓷器賣給我。于是,我到了香港,花了80萬元購買了這件瓷器,并將其帶回了北京。當時,我還辦理了入關手續。隨后,我跟楊靜榮一商量,決定以96萬元的價格將其轉手賣給一個叫沈琪的女子。當時,在楊靜榮位于方莊的家中,我們三人進行了交易。當天,沈琪便將錢打入我的銀行卡內。第二天,我將作為中介費的10萬元錢交給了楊靜榮。

  大約半年后,我接到楊靜榮的電話,讓我去他家。我去了以后,見他家有許多陌生男子,其中有一個男子問我是不是賣過一個汝窯瓷碗。我說賣過,賣給了沈琪。對方說,沈琪以300多萬元賣給了他。我說,我只賣給了沈琪,沒有賣給你。于是,對方就放我走了。

  楊靜榮:如此交易

  在毛曉滬的口中,記者了解到,他跟楊靜榮是十多年的好朋友了。但出事前,他們兩人便“絕交”了。在公安機關的一份詢問筆錄中,記者了解到楊靜榮對買賣過程的陳述。

  我第一次見到這個瓷碗,是在2003年左右,當時是朋友毛曉滬拿來讓我作鑒定的。他說,這是件海外回流的(瓷器)。我從該碗的造型、胎釉、龍紋的文飾等特征方面,認為是宋代汝窯真品。但因為我做的是傳統鑒定,所以,便建議毛曉滬去做科技檢測,鑒定胎釉的化學成分和釉質老化程度。當時,毛曉滬拿出了三份鑒定報告,都證實其符合宋代汝窯的特征。

  看了三份鑒定報告,根據我自己的觀察,我給毛曉滬出具了一份鑒定報告:證明該瓷碗是宋代汝窯真品。

  2004年,沈琪的文化公司組織了關于收藏品的講座,邀請我以顧問的身份參加。后來,沈琪說,有人來買藏品,問我有沒有。我就想到毛曉滬手中有海外回流的宋代汝窯瓷器,就告訴沈琪,有一個宋代汝窯龍紋碗,可以幫她聯系一下。之后,我問毛曉滬,那個碗還在不在,毛曉滬說還在。我對他說有人想買的意思,他就同意賣了,并告訴我,那個碗的底價是80萬元。

  這樣,沈琪就聯系了買家,也就是劉健。在方莊一個茶館他和我見面,當時,毛曉滬也一起帶那個碗和那些鑒定證書、海關證明去的茶館。但他沒有出面,而是將瓷碗和相關證明交給了我,由我出面與劉健談。談完瓷碗的鑒定情況后,我就把碗和證明材料拿走,交還給了毛曉滬。(注:毛曉滬本人否認去茶館參與交易,且不知交易額為387萬元。)

  之后,沈琪告訴我,劉健要那個瓷碗。于是,我就聯系毛曉滬,沈琪聯系劉健,一起在方莊的一個茶館見面,交錢交碗。和上次一樣,毛曉滬帶著瓷碗和證明材料,沒有出面,交由我出面和劉健、沈琪交易。交易結束后,劉健將碗和證明材料拿走。沈琪給了我5萬美元,當作好處費。剩余的錢,沈琪都拿走了。

  派別之爭

  曾經有網友總結央視《鑒寶》欄目中鑒寶專家的“撒手锏”,其中之一便是“你上過手嗎?”意思就是當收藏者質疑專家們的鑒定結果,稱自己的藏品和某博物館的一模一樣時,鑒寶專家就會說這句話。博物館的文物誰能用手拿過?面對這樣的話語,收藏者自然理屈詞窮。一句話兩面分析,一來說明了文物鑒定很難有客觀的標準,二來也說明了專家很多的鑒定也是一家之言。

  在毛曉滬看來,劉健告自己的案子,背后卻是兩大專家陣營的角逐。“此事已不是一件普通的民事訴訟案,是體制內專家與體制外專家的一場博弈”。

  目前,業內專家大體可分為“體制內”和“體制外”兩種。“體制內”主要指國家、省、市級文物主管部門主導的文物鑒定委員會和文化部認證的鑒定專家,擁有公立博物館資源和學術研究的權威地位,是公認的“國家隊”,或被稱為“學院派”,但其中不乏因行政之便而獲專家之名者。按照現行法規,這些專家只對文博系統及相關部門(如海關、司法、公安)指定的任務而不對社會和私人開展鑒定活動。但近年來,“國家隊”成員也頻頻現身于各類鑒定活動。“體制外”或被稱為“實戰派”的專家則完全依賴于市場實踐和口碑,市場信息多,交際能力強;但知識缺乏系統性,大多是活學活用,理論上有所建樹者鳳毛麟角。其實,收藏史上兩類專家絕少“廟堂”與“江湖”之爭,倒是互學互重、取長補短的佳話不斷。只是“名利”當頭之際,都撕下了文化的斯文面皮,以己之長攻人之短,門戶之爭大有愈演愈烈之勢。

  毛曉滬自稱是體制外的實戰派專家。1951年出生于上海的毛曉滬,1955年隨父母遷居北京,成長于故宮博物院家屬大院,早年受到故宮博物院馮先銘先生、劉九庵先生等老前輩的真諦親傳。雖然從小在故宮長大,毛曉滬自認不是科班出身,屬于實戰派專家。他不僅鑒定古陶瓷,也仿制和修復古陶瓷。網上曾流傳,多年前,他帶著親手修復好的仿金代黑釉凸線紋花口瓶拿給故宮專家鑒定,被一些專家鑒定為宋金時代磁州窯的精品。“我與故宮一些專家頗有淵源,也存在一些私人恩怨。”毛曉滬說。

  當記者問及他,在鑒定行業內是不是有的專家既是“運動員”又是“裁判”時,他略想了下,回答道:“在我看來,作為體制外的實戰派,我覺得應該先是‘運動員’,從事收藏,對收藏有所了解;久而久之,才演變為‘裁判者’,成為該行業的專家。”

  針對于他的個案,他認為,自己是先給人做的鑒定,而后才作為賣家出售瓷器。并且,“在做鑒定之時,并未有購買該瓷器的意圖”。

  微妙的高度概然性

  鑒定者不是古人,也不是贗品制作者。所以,不可能拿出反映客觀真實性的直接證據,只有在個別情況下才能掌握間接證據。比如陜西法門寺地宮中出土的越窯青瓷和同時出土的碑文相印證,間接證明了這些青瓷就是古文獻中記載的密色瓷。盡管如此,也只能證明地宮中的青瓷是密色瓷,還不能證明唐代越窯青瓷都是密色瓷,更不能證明歷代越窯青瓷都是密色瓷。在古陶瓷鑒定工作中,間接證據是少之又少的。那么,鑒定者在一般情況下,只能根據高度概然性證據作鑒定。

  古陶瓷收藏者經常會遇到這種情景,拿一件器物,分別給三個專家鑒定,卻得出了三種截然不同的結論。某一件藏品,專家甲說是元代青花真品,專家乙說是清代青花仿品,專家丙說是當代高仿品。顯而易見,三種結論大相徑庭。這里甲的結論最令藏家欣喜,丙的結論最讓藏家沮喪。喜歡聽好話的人當然愿意相信甲的結論。投資謹慎的買家更重視丙的說法。我們到底應當相信誰的結論呢?最后還是要看誰的鑒定證據更具高度概然性。

  本案中,在毛曉滬看來,他的鑒定中心提供的是民間證據。但在法律面前,民間證據與官方證據的法律地位是平等的。盡管買家出具的證書是官方證書,但其中只有傳統鑒定專家的眼學鑒定結論,而沒有闡明所作結論的根據。自己的報告中既有結論,又有鑒定根據,同時還有現代科學檢測數據。

  毛曉滬認為,鑒定界糾纏不清的就是實戰型和研究型專家之爭,到底誰的眼力和鑒別力更勝一籌難有定論,只能根據持寶者自己去作判斷。



Tags:天價瓷碗鑒定的廟堂與江湖之爭 責任編輯:值班員24
】【打印繁體】【投稿】【收藏】 【推薦】【舉報】【評論】 【關閉】 【返回頂部
上一篇沒有了 下一篇成都的古玩鑒定所

評論

帳  號: 密碼: (新用戶注冊)
表  情:
內  容:

相關欄目

最新文章

圖片主題

熱門文章

推薦文章

相關文章

廣告位

  • 藏龍微信
    關注藏龍微信
關于藏龍古玩網  藏龍古玩網招聘   藏龍網賬戶    廣告合作  聯系藏龍古玩網
版權所有@2011 藏龍古玩藝術品收藏交易網(www.cbkakx.live)
Copyright @ All Rights Reserved 藏龍古玩收藏網 豫ICP備14021024號-1
在線客服系統
东方摄影